国内思想周报|一场“财务自由”梦与我们从果蝇身上学不到的5100
发布日期:2019-10-28 23:20   来源:未知   阅读:

  按照“一年抓抢救、两年有亮点、三年显成效、。“财务自由几乎成为了新时代工薪阶层追求的信仰,但追求财富的时候,我们失去的又是什么呢?”微信公众号“土豆公社”最近发表署名“林深Catherine”的文章《通往财务自由之路,怎么这么难走?》,问道:“人人爱谈的财务自由,到底是什么?”

  作者继而解释道:“财务自由,指的是无需为生活开销而努力工作赚钱的状态。或者说,就是你的资产产生的被动收入必须至少要等于或超过你的日常开支。出租物业、股息或基金分红、版税专利费等收入、信托基金等都有可能给你带来无需劳动获得的被动收入,如果这些收入足以支付生活,那么就可以视为实现了财务自由。”

  然而,遗憾的是“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不断为我们的财富注水,实现财务自由显得有些遥不可及”,这是因为“在实现积累之前,钱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医疗、就业、住房等等社会保障被纷纷抛入市场,这意味着一个工薪阶层的工资收入可能需要大比例地拿去为生活风险买单……因病致贫、因房负债、失业等等问题将可能降临到任何一个人的身上,社会的底层首当其冲,中产也免不了为此惶惶。”

  作者于是追问:“所以当人们追求财务自由的时候,究竟是在追求什么,丢掉的又是什么呢?”

  并在进一步的分析中提到:“自二十世纪末到今日,‘劳动致富’越来越被资本的神话所淹没。当劳动不再光荣,所有的东西都是商品化的,金钱的多少意味着社会地位的高低时,坐享其成就会成为人人渴望的状态。同时,劳动者对致富的焦虑和向往并非天赋使然,而是一种被动的逐利求存行为,当全球资本收益远远高于平均实体经济增长率,劳动完败给资本,工资赶不上投资,工薪阶层只能一边体验着‘劳无所获’的现实,一边做着‘不劳而获’的白日梦。”

  最后指出:“……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高净值人士和目前还在为这个目标奋斗的工薪阶级是彻底对立的两类人,甚至他们的根本利益也是相龃龉的。工薪阶层的财务自由梦,本质上也是无产阶级希望从资本主义异化劳动中解放出来的渴望,只不过它解放的意义被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扭曲了。因此,与其渴望一种腐朽奢靡的资产阶级生活,不如回归到劳动价值的讨论……”

  有读者评论道:“人们崇尚的是自由,而不是财务。但是现在变色了,崇尚财务,而失去了自由。”及:“人们都快把金钱等同于‘自由’了,因为大概也只剩消费的自由了吧。”

  也有评论呼应文章:“财富自由都是食利阶级编出来的幌子吧。”以及:“那些整天努力去实现财务自由的人有没有成功我不知道,反正那些忽悠这些人的砖家大概是实现财务自由了。”

  “对于男女行为的差异,演化上的经典解释认为,这些差异体现了一种演化产生的、在动物界中一直普遍存在的模式。从这个观点看,许多性别差异,51008黄大仙救世网,例如‘男性更放纵、女性更保守’都是‘天生’的。但是研究发现,这套观点的许多基础性假设都是错误的。社会和生态环境在适应性状的表达过程中也起着关键作用……”

  微信公众号“环球科学ScientificAmerican”发表了“红猪”(果壳科技文章编译团队)编译的科迪莉亚·法恩(Cordelia Fine)和马克·埃尔加(Mark Elgar)的文章《为什么男性更放纵?》,其中提到:“男性大胆而,女性谨慎而贞洁,这个刻板印象可谓根深蒂固。传统观念认为,男女两性之间的行为差异是天生的,是为了将各自的繁殖潜力发挥到极致,而在千万年的自然选择中磨练出来的。从这个观点看,男性因为冒险和竞争的禀性,必然会在人类活动的每个领域占据统治地位,无论是艺术、政治还是科学。”并进而批评道:“对生物学、对人类和其他动物的行为做一番仔细考察,却会发现支撑这套性别说辞的许多假设都是错的。”

  基于科学的考察,文章中提出:“两性平等也许比我们先前认为的更加容易实现。”

  上世纪中叶,为了解释“为什么是雄性在性选择中扮演竞争者的角色,而雌性扮演选择者的角色”,英国生物学家安格斯·贝特曼(Angus Bateman)用果蝇实验来检验这一从达尔文理论引申出来的重要假设。此后,演化生物学家特里弗斯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贝特曼的观点:“雌性在繁殖中会投入较多资源——一边是肥大的卵子,一边是瘦小的精子。他还指出,这个最初的不对等远不止于配子形态的不同,还包含了妊娠、喂食(包括哺乳动物的哺乳)和保护幼崽方面的性别差异。就像一个消费者会随手购买可以丢弃的便宜小饰品,而在选购轿车时却会谨慎许多一样,特里弗斯主张,在繁殖中投入较多的性别(一般是雌性)也会等待最佳伴侣出现,然后交配。而投入较少的性别(一般是雄性)则会尽量播撒那些便宜而充足的精子。”

  然而,恰如最新发表的这篇文章所说“这个逻辑优美而强大……文化和社会的变迁也要求我们,重新审视将‘贝特曼-特里弗斯原则’完全套用在人类身上的做法。”因为,“性别的确会影响大脑,但是这个说法忽略了演化生物学中一个日益受到重视的观点,那就是后代从亲代那里继承的不只是基因,还有一整套特定的社会和生态环境,这些环境在适应性状的表达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

  有读者评论道:“人类不完全适合‘贝特曼-特里弗斯’原则的主要原因,是对于人类来说性交本身可以作为一种社交行为和生殖行为分离,自从避孕手段提升后女性和男性在性交行为中付出的成本差不多。但是生殖行为中女性仍然要付出更高成本,因此更为符合‘贝特曼-特里弗斯’原则。最终的表现可能是,寻找性伴侣的时候两性的态度相近,但谈婚论嫁的时候,女性仍处于选择的位置。若我这个逻辑可行,可以推断男性更易发生婚后出轨。”

  也有读者针对一些观点批评道:“说男性更放纵因为女性会大肚子那位老古董根本没看文章,明明文章解释了在女性性解放安全措施和避孕药普及的今天,男女的放纵程度已经完全一样了。”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